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
2021-08-05 06:36:31

4.jpg

       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 他們是生命對于自身渴望所誕生的孩子。

       他們通過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邊,卻并不屬于你。

       ——紀伯倫

       還記得年少時,讀到紀伯倫的這段《論孩子》,懵懵懂懂,“難道我不是我父母的孩子么,那我是誰的孩子?若我不屬于我的父母,那我屬于誰?”

       這個問題一直無解,直到我認識了上帝。我才知曉,原來我是上帝的孩子!原來我屬于祂——我的天父!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詩篇139:13-14

       每讀到這詩篇,內心便盈溢出無比的敬畏,同時也有深深的受寵若驚,原來我的出生并非偶然,原來我受造奇妙可畏,原來我就是上帝精雕細琢的杰作。


       多年后,已為人母的我,也經歷了奇妙的孕育過程。當看到孩子出生時那粉嫩的小手小腳,極薄的皮膚下細弱的血管,細小的手指上細密的紋路……我便像所羅門王一般發出驚嘆:“骨頭在懷孕婦人的胎中如何長成,你尚且不得知道,這樣,行萬事之神的作為,你更不得知道!”(傳11:5)

       孩子出生后,我一直告誡自己:“孩子不是我的,他是神的?!敝匾氖抡f三遍,但我即使對自己說了三萬遍,仍會下意識把他當作我的附屬品,我的私有物,我的個人財產,常常任意妄為地對待他。


       恍然間,我看到一個在暴怒的父母面前顫抖哭泣的小女孩,那是年幼的我。而如今,這個害怕的孩子,變成了我的兒子。我從父母那兒習得的育兒方式,它們魔法般地使我屈服!我對待兒子,也沿用了父母對待我的方式。

       “你是不是我的孩子?”我聽見神這么問。

       “是啊,當然了!”我趕忙回答。

       “那你為什么一直在效法你地上的父母,而不是效法我呢?”神的聲音依然溫柔,沒有半點責備,卻讓我一時語塞。

       是啊,我一直信誓旦旦地宣稱自己是神的孩子,但卻一直讓一部分的我躲在某個受傷的角落,我不饒恕我的父母,記憶里承裝著他們對我的暴怒,并允許這些記憶來主導我養育兒女的方式。

       藉著神的提醒,我饒恕我的父母,將自己從回憶中松綁——我開始能平靜地對待我的孩子。然而,我還是無法完全將孩子視為不屬于自己的私有品。


       有一日,我摟著孩子讀書。冬日午后的陽光,照在他稚嫩的臉上,他臉上露出小小的狡黠,不停地用他的小手指,亂翻書頁。不知從何來的怒氣,看到這一幕,我用力狠狠地拍了他的后背,大聲呵斥他:“不要搗亂!”

       只見他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滿眼的淚水,驚懼的目光,連嘴唇都變成青紫色,他大聲喊著:“媽媽,不要打”,一顆一顆的淚滴落下來,狠狠砸在我的心上。

       就在那一個瞬間,我看見自己的丑陋和不堪,他還只是一個孩子??!我掀開他的T恤,他的背部微紅,我倒吸一口涼氣。

       我平靜下來,看向孩子——陽光在他身后為他鍍了一層亮閃閃的金邊,纖細毛絨的黑發、清澈明亮的雙眼、纖長細黑的睫毛,棱角分明的唇線,此時,腦海中赫然浮現出:“我受造奇妙可畏”這一行字,這個生命讓我心生敬畏,他不屬于我,他屬于那個造作他肺腑、并在母腹中溫柔蔭蔽他的那一位天父。我怎能如此粗暴地對待他?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保_1:20)在這冬日的暖陽里,我在孩子身上,看見那位令人敬畏的造物主。在這神圣的敬畏里,我屈膝,我悔改。我將孩子拉到懷里,一遍一遍說著“對不起”,同時祈求天父赦免我。

       惟愿每一個孩子都能被溫柔對待,以天父之名。


       作者 | 雅憫    來源 | 芥菜籽 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