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場漫天的大雪,讓我懂得祂的愛
2021-03-07 06:55:43

1.jpeg

       “這個春節一定得回趟老家了?!蔽野底运尖庵?。自從母親2017年回了老家,我像蒙了大赦般輕松了兩年。母女倆一個屋檐下十年相愛相殺的生活,讓彼此都精疲力竭,何況還有前面一些年積攢下來的恩怨,分開似乎是最好的方了。

       這兩年,我甚至在微信朋友圈屏蔽了母親,只在中秋、春節這樣的大日子,例行公事般問候一下。若再不回去看她,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了。

       七年前,我因母親的緣故信了主。這期間,很多關系都得到了改善,唯獨與母親的關系,還在冰封中。

       當我有了回老家的念頭,很意外地獲得一個去北京學習的機會,北京離家很近了,是不是神要讓我提前回家呢?

       那段時間,教會開始操練感恩和贊美,長老提議,我們每天開口大聲贊美神15分鐘,我決定遵照執行。奇妙的是,那天早晨,當我第一天開口操練大聲贊美,竟然是為母親!多少年來,我甚至為她禱告都張不開口,怎么會因為母親而贊美神呢?可聲音還是跑出來了,我邊說邊流淚,越流淚越大聲……從前扼住我咽喉的那只手,似乎不見了!

       北京的學習一結束,我立即飛回家。這也是以前不曾有過的,從前為了躲避她,只想逃得遠遠的;只要她在,就不想回家;只要回家,就沒有一次不爭吵……多少年來,像陷入了一個死循環。

       坐在候機樓,被幾句詩深深地打動:“哪個人有完美的童年?誰的青春沒有糾結?當年的父母,簡單甚至粗暴,因為沒有的,他們拿不出……”飛機上的餐前禱告,不知怎么突然落下淚來,我就小聲地贊美神,越贊美越喜樂,那一刻,我似乎被喜樂的靈澆灌了,就像開了一眼溫泉,開始是小股流,后來是不斷地往外涌,溢出我的心房,流遍全身每個細胞……我的身心靈都被這股暖流鼓漲著。

       一進家,母親正在包餃子,我立刻迎上去抱住她……“媽,我欠你一個擁抱!”我心里一個聲音響起。是啊,記事以來,我不曾記得你抱過我,我也不再擁抱你;逛街是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著;心里的抗拒,連身體都不愿意挨著。

       就在緊緊相擁的那一刻,我幾十年的賬本一下子變成一片空白。

       因為怕冷,我幾乎不在冬天回老家,可又想念北方的雪?!耙悄苡龅揭粓鲅┚秃昧?!”可我回家之前,剛剛下過一場。

       之前回老家,我都是住在姐姐家。這次想都沒想,直接把箱子拎到母親住的地方。

       睜眼起來,就聽她講那過去的故事。分開兩年,像分開了兩個世紀,她把我從小到大、七大姑八大姨的事都再細細講述了一遍;我帶她出去吃飯、逛街、看電影,那么自然地攙著她、扶著她,問她想吃什么,需要買些什么;每天晚上,無論多晚回來,我的被子里都有一只暖寶。我被喜樂的靈充滿,眼角卻總是情不自禁落下淚來……

       我知道,在我以為不可改變的時候,在我硬著頸項不肯回頭的時候,在我以各種方式埋怨神的時候,神的工從來沒有停下,他讓湖面以下的冰開始融化,他讓地下水滋潤板結的土地,他在等我的心柔軟……

       回到老家的第三天,我和母親從電影院一出來,就發現空中開始飄雪?!鞍 卵┝?!”我高興地跳起來,母親說,“這第二場雪來得這么快呀!”

       吃了晚飯再出來,整個世界已經銀裝素裹。雪一直在下,而且越下越大,我仰起臉來,大片大片的雪花掛在我的發絲、睫毛,鋪在我的額頭、臉頰,化成水再流下來……在路燈的照射下,看著它就那么密密實實、洋洋灑灑地飄下來、飄下來——數不清、無止境,這不就是神的恩典嗎?!何等的浩大、何等的細膩、何等的圣潔,我們卻不知道,也不懂得。

       我站在那兒,仰起臉、舉起雙手,不住地贊美神,不知是雪水還是淚水,只是不停地流……也就在這一刻,我明白了天父的心,懂得了他的愛,我的阿爸父!

       為父親的早逝,我怨恨母親;因母親的掌控,我一輩子都在逃離;我把婚姻的失敗、生活的流離都歸于母親,我說了多少傷人的話、做了多少錯事,可天父既沒有按我的罪過待我,也沒有照我的罪孽報應我,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他就是愛,愛到為我舍掉獨生愛子……那我還有什么能不饒恕的?還要浪費這恩典到幾時呢?父啊,你已經先愛了我,唯有你在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死,你的愛就在此向我顯明了。

       是的,母親的這一代,他們被時代的洪流所裹挾,得不著愛,也不會愛;是的,因為沒有的,他們自然給不出。但阿爸父已經給了我們完全的愛,我們就要用這愛去愛我們的父母,并成為愛的管道,就像那漫天的大雪把天和地連接在一起!

停機坪上的冰還在,我心里的冰已經化了……


       作者 | Dorcas   來源 | 芥菜籽 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