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迷惑了你們呢?
2021-03-20 06:27:46

2.jpeg

       追逐名利的人專心致志地尋求地上的事,以致無心,也無暇尋求屬天的安息。無知的罪人啊,是“誰迷惑了你們呢”?是世界在蠱惑人們,把他們變成貪欲的畜類,甚至使他們癲狂。

       請看人們是如何奔波忙碌,為虛空之事巧取豪奪,與此同時卻罔顧永恒的安息!為在世上比自己的弟兄略高一籌,他們蠅營狗茍,與此同時卻罔顧圣徒為王的尊貴!他們對肉體享樂的追求永無滿足,與此同時卻將上帝的贊許、天使的歡欣看作惱人的負擔!對養育子孫,擴充財富(對貧窮者來說,也許是糊口度日),他們孜孜不倦,與此同時審判卻在臨近!而對于如何應付那審判,他們從未花費哪怕一個小時認真考慮過!為使自己和子孫有一生用不完的積蓄,他們是怎樣起早貪黑,年復一年地辛苦勞作??!但對于今世以后如何,他們卻從來不想!與此同時還對我們喊著:“不這么麻煩,難道我們就不能得救嗎?”他們清晨就喚仆人起來干活,卻極少呼喚他們一起祈禱、讀經!這世界究竟能為愛它之人、塵世之友做些什么,使他們迫不及待地跟隨它,不辭勞苦地尋求它,基督和天國卻如此受冷落?今世之后,世界又能為他們做什么?人進入世界都不免經過劇痛。人走過世間常伴著無休止的憂愁與艱辛。人離開世界則是瞬間的事。

       失去理智而受蒙蔽的人??!歡笑享樂能永遠站在你一邊嗎?在你岌岌可危的時刻,金銀和屬世的榮譽能證明是你可靠的朋友嗎?在你遭難的日子里,它們豈能垂聽你的呼求?到你瀕臨死亡時,它們豈能應允你的呼求或解救你?它們能陪你到來世嗎?它們能賄買那審判者,將你毫發無損地救出嗎?它們能在蒙福的圣徒中為你購得一席之地嗎?名利若果真能做到這些,那財主又何用祈求人“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他的舌頭”呢?

       難道今世享樂、名望的一絲甜味能比永恒的安息更有價值?難道它能補償人所失去的永久財富?名利豈能給人以一絲一毫的盼望呢?這罪惡、騙人的世界??!有多少次,我們聽到你忠心的仆人最終在控訴你:“是這世界欺騙了我,毀了我!是它用我的成功奉承我,可如今卻把我拋棄在無助之中。想當初,我若是像侍奉它那樣忠心地侍奉基督,他絕不會讓我像今天這樣不得安慰,毫無指望?!边@些人盡管怨嗟聲聲,后來的罪人卻毫不引以為戒。

       至于世俗之眾,他們不愿聽從勸告,除在表面上盡一般的宗教義務之外,還要努力爭取得救。若有人到他們居住的城里傳福音,他們或許只會在當天花少許時間去聽一聽,其余的時間就待在家里;或者只有家主到教會來,家中其余的人都留在家里。若是沒人前來清楚而大有能力地傳福音,全城會有幾個人肯走哪怕一兩里路到外邊去聽,他們卻不惜長途跋涉去逛市場,只為滿足肉身之需!

       他們知道圣經是上帝的律法,將來受審判時,他們必須依照這律法被判無罪或被定罪;他們也知道,“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但他們不愿下功夫,哪怕一天讀一章圣經。他們若是帶著圣經去到教堂,回到家中就會整周都將其束之高閣,這是他們為圣經派上的最好用場。上帝雖吩咐他們要“不住地禱告,常常祈求”,可他們既不常在家庭里禱告,也不常獨自禱告。

       但以理情愿被扔進獅子坑,也不肯停止每日在家中三次禱告,甚至連仇恨他的人都能聽得到;可世俗之人寧可冒險成為撒旦那吼叫著的獅子的永久犧牲品,也不去尋求自己的保障。要不就是他們冷漠無心的禱告遭到上帝的拒絕。因為上帝當然地認為,人群中那些只是偶爾做一兩句禱告的人,并不在乎自己之所求。這些人斷定自己不配去天堂,因而認為它不值得他們更經常、更懇切地祈求。       倘若在每早、每晚不禱告,不切切地尋求主的住家門上做記號,到主的烈怒向不祈禱的家庭傾倒下來時,我們的城市會像經瘟疫肆虐之地,房內的人紛紛倒斃,房外是審判的記號——恐怕有一家幸免,就會有十家被畫上處死的記號;而且可以說是房門在那里哭求,“主啊,求你憐憫我們”,因為是門里的人不禱告。

       更甚的是,倘若你能看到人們在自己的內室里做些什么,在一座城里,你極少能發現有人從早到晚哪怕只花一刻鐘,切切地向上帝為自己的靈魂禱告!可嘆,這些人是何等輕看永恒的安息??!所以他們才懶洋洋,疏于為自己的福分盡本分,他們只是在教會、在眾人面前盡一點宗教義務,促使它們這樣做的只是習慣和虛名。你若勸他們讀些好書,了解教義問答中的信仰依據,以禱告將主日奉獻給上帝,默想、聆聽主的話語,禁絕一切屬世的觀念和言論;他們會覺得這種日子乏味無比,似乎天國毫不值得努力去尋求一樣。


       (選自巴克斯特《圣徒永恒的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