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害怕孤獨終老嗎?
2020-08-01 07:20:09

2.jpg

1

       最急于又是最難脫單的,要數邁入中年的人群。有人說,人到中年找對象很困難,因為每個人都想找到一個完美的人。有人認為那些超大齡單身者是眼光太高,對婚姻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除了上述的理由,還有一些實際的原因,比如年齡越大,選擇余地就越小,對對方的信仰、價值觀和生活方式也越有更具體的要求。

       一個朋友說:“那些追求完美的人,所承受的痛苦,要遠遠大于那些結婚的人。追求完美的人,在自己的執意中,必將孤獨終老?!边@話聽起來確實凄慘悲涼,不過細想,若是心心念念地想要結婚,渴望一個完美的人來拯救自己脫離單身,這樣空洞的期盼的確指向孤獨終老。


2

       有一天,跟一位編輯聊天,之前我們并不知道彼此的年齡,只知道彼此都還是單身。因錄入作者個人信息,她看見我的年齡,大吃一驚。她以為我是90后,我為驚嚇到她感到抱歉??伤嬖V我她的年齡,竟然還比我大幾歲!

       這下子輪到我吃驚了,然后她跟我說:“在編輯圈子里,隨便數一下,上40歲單身的就有6位?!鼻叶际桥曰酵?。

       很多基督徒女性,由于信仰的因素,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侶。實際情況是,在圈中的未婚男性日益稀少。繼續等待,機會越來越少。對于單身的基督徒女性來說,過信仰生活已有諸多艱難,如果要她們放低要求,或者放下信仰的考量,為了脫單而與不同信仰的人結婚,這對她們來說可謂是巨大的壓力。


3

       中年單身者,各自單身的原因不盡相同。為避免孤獨終老,現在就得學習如何面對孤單。

       單身者需要做的,也許不是焦灼地尋找婚姻伴侶,而是讓自己的生活充滿意義和方向。

       單身者什么時候最孤獨?恐怕是無所事事,沒有人生目標和方向,感受不到自身的價值感和成就感的時候。這樣的人,現在越來越多,不但在單身群體中,已婚人士中也大有人在。如很多人混跡于酒吧買醉,或者看色情片,吸食毒品,沉溺于網絡游戲,不都是為了逃避孤獨嗎?

       單身并不一定會孤獨,而孤獨也很可能是一群人的孤獨。

       所以,作為中年單身者,不如放下追尋婚姻來逃避孤獨的苦苦期盼,而用這個精力去追尋活著的目標和方向——這并不是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活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瀟灑;或者是專注于實現自我夢想,成就一番與眾不同的事業。雖然沒有太多牽絆,可以隨心所欲,都是單身者的優勢,可竭力追求成就自我,也并非能避免孤獨。

       在電影《喜歡你》中,那個大齡男總裁路晉,掌管著跨國經濟體,被父親培養成了一個近乎“完美”的人。他不僅苛待自己,對別人也很苛刻。父親教導他不要被任何人或事牽絆,保持孤獨才能有清醒的頭腦,追尋更大的成就??烧驹谌松鷰p峰的他,在個人夢想實現后卻仍然孤獨。

       作為中年仍單身的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為了事業,為了實現夢想而耽誤了婚姻。這看上去是一種勵志,可事實上,為了成全自我而犧牲婚姻,這并不值得標榜,反而會使人限制在孤獨的自我里。


4

       我們都會老去,都可能面對孤獨。

       還記得二十幾歲時,讀過一本書《孤單并不孤獨》。這本書的作者伊麗莎白·艾略特當時已經兩次喪偶,第三次結婚,是一位步入中老年的作家。這樣的人一定害怕孤獨,擔心孤獨終老吧?
原來,伊麗莎白的經歷跌宕起伏,非常人所能想象,孤單占據她生活中很大的一部分,但孤獨卻不是她生命的主旋律。

       伊麗莎白的父母是宣教士。她在惠頓大學讀書時,認識了未來的丈夫吉姆·艾略特。他們彼此吸引,卻不能成婚。原因是吉姆認為上帝呼召他去厄瓜多爾叢林中宣教,艾略特說:“如果結婚,我已知道應該娶誰,但目前的問題是,上帝是否要我結婚?”

       他們視呼召重于愛情,于是畢業后他們分離,不通電話、不寫信,專心尋求上帝的旨意。

       這一分離就是4年。在無數個日夜中,伊麗莎白禱告、等候,勢必經歷了極大的孤獨。然而,那孤獨卻沒能將她扯進迷茫的深淵,反而讓她越來越清楚未來的方向。

       后來,她將長達5年半的戀愛故事,面對渴望、孤單、不安的感受,寫成了一本書《郵遞真愛》(Passion and Purity)。這是一本關于貞操純潔的書,無論對于單身者,還是戀愛中的人,都是金玉良言。

       誰想到,結婚僅僅27個月后,伊麗莎白的丈夫在厄瓜多爾被當地土著殺害。痛失丈夫的她并沒有離開,卻選擇帶著年幼的女兒住在印第安人部落里,向他們傳福音。這一住,就是16年。


5

       喪偶,單親母親,又在遠離家鄉的原始森林,伊麗莎白難道不曾感到孤獨和恐懼嗎?難道不害怕如此終老嗎?在叢林生活的那些年,她體會到詩人大衛所說的,“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保ā对娖?3:4)

       伊麗莎白將那段和丈夫吉姆一起在厄瓜多爾生活的經歷寫成了《穿越榮耀之門》。書中講述了5名立志將福音傳播到叢林深處的年輕傳教士,冒死深入厄瓜多爾原始叢林,希望向印第安部落奧卡人宣講福音。不幸的是,他們剛踏上部落所在地,就遇難身亡。

       這個感人肺腑的真實見證,震動了整個西方世界,和每一位讀者。

       當伊麗莎白終于返回美國后,她再婚,不料僅僅 3年半,丈夫又死于癌癥。半生已過,結婚兩次,卻仍然孤單一人。

       若是一個人期待用婚姻來擺脫孤獨,那真是前路未卜。

       羅賓·威廉斯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孤獨終老,而是跟那個使自己孤獨的人終老。

       改變我們的不是生活的經歷,而是我們對這些經歷的反應。這應該是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之間非常明顯的區別。伊麗莎白沒有讓恐懼孤獨、逃避孤單引領自己的生活,她選擇以愛和順服來面對孤獨和苦難。

       作為超大齡單身者,我們不是在等待一個完美的對象,也不是在清心寡欲中孤芳自賞,更不是憂愁恐懼即將到來的老年。我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或許遇見另一半,攜手走進老年;或許仍然是孤單一人;或許可以像有些人,開始為老年生活做計劃……

       明天,總有很多不測??墒浅弥€有今天,我們要知道自己活著,是讓這新造的生命在祝福別人中開花結果。


       文 | 晨牧   來源 | 偶溪 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