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腳前的那抹光而歡喜
2021-10-15 07:07:48

4.jpeg

       小時候,每逢元宵節,父親會給我做一盞小燈籠。

       先用秫秸稈插成方形的框子,外面再糊上一層白紙,然后用細繩系在一根木棍上,一只小小的燈籠就做好了。

       點燃一截蠟燭,把燭油滴在燈籠的底座上,然后把蠟燭粘在上面,小小的燈籠點亮了,發出暈黃的光。

       天黑了,我迫不及待地提著燈籠出去玩。透過白紙,這一點燭光實在是照不出多遠,只能照亮自己腳下的道路。但這已足夠了,這一抹光帶著我走遍大街小巷,給我帶來極大的快樂。

       對于一個鄉村的孩子來說,我的前方并非是一條金光大道,而是彎彎曲曲,遍布坎坷和艱辛。但從小至今,總有一抹光照亮我的腳下,讓我從偏僻的村落走向遙遠的地方。

       我從小愛看小人書,父親每逢出門,總會給我帶一本回來。這一本本小人書,仿佛一盞盞小燈籠,在我的腳前撒下一抹抹光輝。

       這些小人書中,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本,就是雨果的《悲慘世界》。

       刑滿釋放的冉阿讓沿途流浪,沒有一個人愿意收留他。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一個老婦人指著不遠處映出燈光的一扇窗戶說,到那里去試一試吧。

       冉阿讓敲響了那戶人家的房門,受到一位老主教的熱情接待。老人特意為他拿出銀餐具,點亮銀燭臺,這些都是招待貴客用的。然而,冉阿讓辜負了老人的熱情,半夜里偷走了銀餐具。

       當冉阿讓被警察抓獲,送到老人門前指證的時候,老人卻出人意外地說:“銀餐具是我送給他的?!彼D身又拿出銀燭臺說:“這個我也送給你了?!?/p>

       銀燭臺上閃亮的光輝照亮冉阿讓的眼睛,也照亮了一個鄉村孩子好奇的心靈。

       上小學的時候,有一篇課文來自托爾斯泰的小說——《窮人》。

       一個狂風呼嘯的的夜晚,出海打魚的漁夫還沒有回來。他的妻子桑娜一邊縫漁網,一邊為丈夫和全家人的生活擔憂,五個孩子睡在她身邊的破床上。

       她忽然想起生病的寡婦西蒙,便打著一盞馬燈去探望她。沒想到,西蒙已經死在床上。在她身邊,兩個孩子身上蓋著一件衣服,睡得正香。桑娜用圍巾裹住兩個孩子,把他們抱回家。她非常害怕,擔心丈夫回家責罵她,因為他們的孩子都吃不飽。

       丈夫回家后,桑娜向他提起鄰居家的事。丈夫責備她說,你怎么不把兩個孩子抱回來?桑娜起身拉開帳子,在朦朧的燈光下,西蒙的兩個孩子和他們的五個孩子,香甜地睡在床上。

       桑娜手里提著的那盞馬燈,也照亮我腳下的道路。

       伴隨著文學閱讀,我在一個神奇的世界里越走越遠。雨果、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索爾仁尼琴、柯麗·鄧·波姆……他們每個人的光都是有限的,但在每一抹有限的光里,都映出來自永恒的光。

       荷蘭作家盧云說:

       通常,腳前的光只夠我們看清下一步的方向。生活的藝術在于,我們享受所能看見的,而不是抱怨仍在黑暗中的事物。在邁出下一步時,我們若能堅信前方必有足夠的明光照耀,就能懷著喜樂走完漫漫人生路,且驚訝自己走得如此之遠。讓我們因腳前的微弱光輝而歡喜吧,別再要求強烈的光柱驅散所有的黑暗。

       禰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禰量著我的力量帶領我,引導我走過黑暗,走向那個神奇的國度。


       作者:劉樹鵬 來源:詩意恩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