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2021-07-11 07:59:33

2.jpeg

       首先我想告訴你,我們所有人生來在靈性上都是死的?!八馈笔且粋€十分強烈的詞,它并不是我的杜撰和發明,而是圣靈默示保羅針對以弗所教會寫下的:“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祂叫你們活過來”(以弗所書2:1)。在浪子的比喻中,主耶穌基督采用了這詞:“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的”(路加福音15:24,32)。在保羅致提摩太的第一封書信中,你也可以讀到這詞:“那好宴樂的寡婦,正活著的時候,也是死的”(提摩太前書5:6)。難道我不應該很慎重地完全按照圣經的意思去說,既不多說也不少說嗎?

       “死”是可怕的,是人最不愿意想到的。人并不愿承認自己靈魂患病的嚴重程度;他閉目不看自身的危險處境。 許多人會允許我們說, 大多數人天生“不是他們所應當的那樣:他們沒有頭腦,變化無常,放蕩淫邪,粗俗野蠻,他們不夠莊重嚴肅?!敝劣谡f到死,他們就不同意了,不愿我們提到它,認為這樣說太過分了,死這事實對他們來說是絆腳的石塊,是得罪他們的巖石。但在宗教中,我們是否喜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圣經寫了什么?主說了什么?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神的話語不是人的話語。 神說,每個生活在世上的人,只要他不是真基督徒,不是名符其實的,那么不管他地位高還是低,富有還是貧窮,年老還是年少,他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在這一點上(如同在其它每件事上一樣),神的話語是正確無誤的。沒有別的說法有這么正確,有這么可靠,有這么真實。讓我向你說明神所說到的這一點。

       如果你看到約瑟伏在他父親雅各的身上哀哭,你會怎么說?“約瑟伏在他父親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創世記50:1)。但對他的哀痛,雅各并沒有反應。雅各蒼老的臉無動于衷,始終保持著沉默和安靜。毫無疑問,你會猜出其中的原因——雅各死了。

       如果你在拿因的城門遇到那寡婦的兒子,躺在尸體架上,全身裹著尸布,被人抬著緩緩向墓地走去,他母親哭著跟在后面,你會怎么想?(路加福音7:12)毫無疑問,一切對你來說都是清楚了然的,不需要作任何的解釋——這個少年人死了。

       但是,我所要說的并不是身體上的死,而是每個人與生俱來在靈性上的光景,是我們周圍為數極多的人屬靈的狀態。神不斷地呼吁他們,以憐憫、患難、牧者和祂的道呼吁他們,但他們卻聽不到祂的呼聲。主耶穌基督因他們而哀痛,誠懇地呼吁他們,向他們發出誠摯的邀請,敲他們的心門,但他們卻沒有注意到。他們生命的冠冕和榮耀,那貴重的珍寶,就是他們不朽的靈魂,正被奪取、劫掠和搶去,他們卻全然不在乎。魔鬼正帶領他們一日一日地沿著寬闊之路走向毀滅,他們卻不加以反抗和掙扎,任由它擄掠自己作它的俘虜。這種情況到處都有,發生在我們的四面八方,發生在社會的不同階層,發生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當你讀到這里時,你在自己的良知中是非常清楚地知道這點的。你不能否認這一現實。如此說來,我就要問,還有什么說法比神所說的更真實?祂說,我們所有人生來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當一個人的心靈對宗教冷漠并毫不關心,當他的雙手不去做神的工,當他的雙腿不去行走神的路,當他的口舌很少或從不用來禱告和贊美,當他的耳朵聽不進基督在福音中所發出的聲音,當他的雙目看不見天國的榮美,當他的心中充滿了世界,并且容不下屬靈的事——只要一個人擁有這些特征,那么一個可采用來恰當描繪他的詞就是“死”。

       我們或許不喜歡聽這樣的話。我們可能會閉目不看這世界里的事實,不看圣經里的話語。但神的真理必須被講出來,如果我們對這真理保持沉默,那肯定就會帶來損害。不管真理令人感到多么的不快,我們都必須把真理宣講出來。只要一個人沒有盡心、盡意、盡性地事奉神,他就不是一個真正活著的人。只要他把首要的事放在末后,把末后的事放在首要的位置,像那個愚昧的人把銀子埋藏在地里,沒有給主帶來榮耀的收益,那在神的眼中,他就是死的。他沒有實現神創造他的目的;他沒有按照神的旨意去利用神所賦予他的能力和才智。有一位詩人的話極其正確——

       唯有向神而活,才是真活。不向基督而活的,都是死的。

       我們隨處可見的情況是,人們感覺不到罪,不相信講道的信息,不聽從良好的忠告,不接受福音,不離棄世界,不背負起十字架,不治死自我,不棄絕壞習慣,幾乎不讀圣經,不跪下來禱告,這是為什么呢?答案十分簡單,就是因為他們是死的,上面的詩句就是對這種情況的正確解釋。

       這就是如此之多的人會一致找出各種借口的真正原因,有的人說自己沒有多少學問,有的說沒有時間,有的說自己面臨著生意和經濟上的壓力,有的說自己的家庭有困難,有的說自己身體不好,有的說自己的工作不方便,他人無法理解;還有的人說自己有苦衷,等解決了這些苦衷再說。但在圣經中,神有一句更為簡潔的話來描繪所有這些人,祂說,他們是死的。如果這些人心中開始有了屬靈的生命,那他們的各種借口就會立刻消失。

       一個忠心的牧者之所以有那么多苦惱的事,其真正的原因就在于此。他周圍許多的人從不去敬拜的場所。許多人只是不時地去一下,以致我們可以明顯看出,他們認為這并不重要。許多人在星期天完全可以去兩次,但他們只去一次。許多人從不前來領受主餐,從不參加在周日舉辦的任何形式的蒙恩之道。為什么會如此呢?通常,對這些人只能有一個答案——他們是死的。

       現在我們看到,所有自稱基督徒的人是多么地應該鑒察他們自己,多么地應該檢查一下他們自己的景況。死人不只是在教堂的墓地里才找得到;在我們教會中的,靠近講道壇的,坐在教堂長凳上的,有許多人都是死的。我們所站立的地土就像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的那平原,“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枯干”(以西結書37:2)。在我們的教區有大量死亡的靈魂,在我們的街道上有大量死亡的靈魂。幾乎不存在這樣的家庭,其成員全都為神而活;幾乎不存在一間這樣的房屋,里面不存在著死人。讓我們都去查看一下自己家里的情況吧!讓我們檢驗一下自己吧。我們是活的還是死的?

       那些沒有經歷過屬靈的改變、心仍和他們剛生下來那天一模一樣的人,他們的光景是多么的悲慘。有一座大山把他們與天堂隔開。他們還必須“出死入生”(約翰一書3:14)。但可怕的是,他們看不到也意識不到自己的危險!靈命死亡的一個可怕的特征(就像肉身死亡一樣)是,對自己的死亡狀態毫無知覺!我們把我們所愛的人輕輕地放置在棺材里,但他們卻感覺不到我們在做什么。智慧人說,“死了的人,毫無所知”(傳道書9:5)。死亡靈魂的情形也是這樣。

       我們再看一下, 是什么原因使得牧者如此掛慮他們教會的會眾。我們感到,時間短促,人生無常。我們知道,靈性上的死是引向永死的大路。我們害怕,唯恐我們的聽眾中有誰死在他們的罪中,沒有受到預備、沒有得到更新、沒有得到改變,頑固不化、不悔悟自己的罪。如果我們常常語氣堅決地向你說話,并熱誠地懇求你,請你不要感到吃驚!當你處在生死攸關的時候,我們不敢向你講一些使你高興的話題,以一些瑣事來取悅你,說些迎合討好你的話,高聲叫道“平安無事”。有瘟疫在你們中間流行。我們感到自己是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間。我們必須并且將要“大膽講說”?!叭舸禑o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哥林多后書3:12;哥林多前書14:8)


       (選自萊爾《你是活人還是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