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這是你的路、你的歌
2019-09-05 10:37:45

 1.jpg

有天清晨,全家睡意正濃,雞犬不聞時,忽聞女兒大叫一聲:??!遲到了!

那天早上真是災難一場。我們狼狽地起床,從另一間房床上挖起兒子,再匆忙盥洗,抓早點吃,沖出門去。

一向榮譽心極重的女兒,那天早上不斷急著跳腳,并沖口抱怨:你們為什么害我們遲到!害我們遲到!

好像自她生下來,父母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時鐘。天地永遠在那,時鐘也應恒常地準時行走,怎么可能有停擺的一天?腦中瞬間浮起日后孩子寫作里,也許會寫下:那一天,我學會了什么是背叛!或者我的童年就在那一天結束!

就在那一天,她發現父母原來不可靠,也有誤時、誤事的時候。

當時,我也很火大,氣急敗壞地抓著兩小上車。然后在車上慎重地宣告:你錯了!遲到,是你們的責任!父母過去叫你們起床,是因為你們還小,我們在幫助你們。但準時上學是你們的責任,所以從今天開始,自己負責,自己起床!

這叫責任劃分,而且孩子知道我一向言出必行。

但當話出口時,我并不知這也是孩子劃時代的開始。寫這篇文章,也許該寫上:那一天,是我做牛做馬、做公雞時代的結束!

從隔天起,起床便是女兒和兒子自己的責任了。過去,我每一起床,便從這床奔向那床,再奔回原床叫老爺。有時還得重跑一到兩圈,才一個個姍姍而起,再一個個催刷牙、洗臉、吃早點,細胞不知死多少,臺傭的日子難過。

但從責任劃分開始,我高枕無憂,女兒卻睡不穩了。每天清晨六點多,她便每隔五到十分鐘起來看一次鐘,像所有初學擔負責任的人,緊張又不安。

可憐!她的童年可真結束了。作母親的自然有點不忍,到底她才小學幾年級,于是搞個鬧鐘往她床邊一放,教她用。

沒多久,這方面她很快地飽經世故,知道鬧鐘時間要設兩、三個,前面鬧還不用起,最后那次才起來。咱家便開始有了這樣的狀況:

因為用廁所時間較長,所以女兒黎明先起,漱洗到差不多才去叫弟弟起床。最后才來叫我,因為媽媽不需要那么多時間準備出門。

他們的責任范圍是準時上學。刷牙、疊被、吃早點,一律得做到滿意,媽媽才需盡責任開車送他們上學。到后來我教他們自己弄早點吃,用微波爐或烤箱熱粽子、包子、蔥油餅,或者吃美國各種谷類麥片、面包、牛奶??傊?,廚房里總有三、四種早點食物備在那兒,他們哪個先下樓,便先為自己和另一個熱好、準備好,再各自謝飯,進食。

以此類推,為進一步劃清責任范圍,小時候凡事門到門服務door to door service),現在也改為絕不遞送No delivery!)。功課忘了帶、體育服沒放進書包、考試忘了找父母簽字……對不起,那不是媽媽的責任,請不要打電話找媽媽補送。如果哪天媽媽有空,臨時提議補送,那也是恩典,不是因為他們配得。但也別指望一定還會再有,因為那是他們的責任。

這樣行之有年。父母、孩子好像行星,各自按著軌道和時間運轉,我們互相尊重。

直到有一天和朋友談起,方發現這世界還有些父母,甘于一輩子做孩子的傭人。一個朋友的女兒,初中了還每天一大早要母親又哄又抱地叫起,幫她把衣服一一穿好。再把眼睛尚瞇著的女兒到廁所,幫她刷牙、洗臉、梳頭發。中間女兒還會因清夢被打擾,不斷發脾氣,然后才驚險萬分地準時把孩子送到學校。

父母叫孩子起床,到底要叫到幾歲?不知她有沒有想過?

另一個朋友的孩子已上大學。爸爸仍不放心,怕孩子好不容易申請進去的大學,卻因起不來而誤了上第一堂課。于是每天算著時間,打長途電話叫孩子起床。問題是他女兒大學在美國東岸,他住西岸,兩地時差三小時。東岸早晨八點的課,他得在西岸五點清晨起床打電話,比旅館還要盡職,太不可思議!

父母叫起床,到底要叫到幾歲?孩子畢業、就業,又怕他遲到,誤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每天父母叫起床。結婚呢?順理成章,婆婆進兒子房間叫起床的傳說,便不再是傳說。

雖說為兒為女忙到老,是為人父母都應盡的責任和犧牲,但這中間卻有許多父母沒想到的迷思。對孩子事必躬親,其實是在用來殘障孩子的生活能力,愛之適足以害之也。

所以常和先生彼此提醒,許多事為吃奶嘴的孩子做是愛他,但當孩子二十幾歲時還在吃奶嘴,便是害他。出了社會只會招人厭,社會絕無父母的仁慈。所以我們養孩子,為什么要養出一招人厭的孩子?這社會好吃懶做的人還少嗎?干嘛再貢獻一個只養不教的孩子?

當然這也包括做家事。

小時候,雖說在訓練童工,但仍有點體恤他們幼小,大人會插手幫忙。但幫忙中仍會告訴他們:爸媽現在幫你,但這是你的責任!

每次洗完澡,要求孩子把毛巾掛好。他們太矮、夠不到,努力搭上去,大人再拉一把。那的動作,就算做到他應做的部分。重點在觀念里,他們知道那是他們的責任。

大一點教他們洗碗,包括洗碗前先收拾前面一批用過的碗盤,及洗完碗后擦桌子。一時做不了,沒關系,媽媽幫,但總會加一句:媽現在幫你收,但收碗盤也是洗碗的一部分!孩子會說:我知道,謝謝你,媽媽!責任范圍十分清楚。

再大點,要求孩子撿拾他們散置的玩具或功課,一向習慣母親收拾的孩子開始反彈了,會說:我又不是你的奴隸!顯然美國學校里學來的黑白種族歷史,現在知所運用。

當然一聽,我也有氣,會回他一句:對不起,這是清理你們自己拖拉出來的攤子,不是媽媽的攤子,媽媽也不是你們的女傭!

唉!相信天下父母都同意,許多時候父母自己收拾,絕對比要求孩子做要來得輕松。我們得跨過孩子的反彈、抗拒,以及做得馬虎、敷衍、看了讓人有氣等等一層層不愉快的障礙,才能把事完成。但是,我們難道是在指望孩子幫忙嗎?

當然不是,我們是在教養孩子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自重自愛。圣經上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父母帶孩子怎能沒有異象?否則就放肆,我們也不知辛苦了半天,所為何來?

所以在大小事上,不放棄地教導孩子忠心負責,我相信這才是對孩子最大的愛。

然而,異象雖說來如此偉大,但還真得在啰嗦嘮叨中才能完成,常讓父母覺得十分渺小??丛诤⒆友劾?,卻還以為父母作威作福,這也是為人父母的代價之一吧!

有一次家里裝修。在客廳里和韓國工頭正溝通細節時,晚上八點一到,女兒直接進到家庭間拿起長笛,兒子則下樓彈琴,兩人自動自發,各就各位。

這頭在音樂中繼續勉力而為地商談,工頭卻開始分心了。他問我:你怎么做到的?孩子會自動練樂器?我太太每天都為孩子彈琴生氣!

大概是因為我相信孩子應該為自己學吧!我話會如此說,是因為這后面有一大頁的背景歷史。

幼時有幸學了不少才藝,可說是出于家母自幼沒有機會,在我身上補償的心理。但也因此,我對孩子比較有從容栽培之心。另一方面,小時候曾發現鄰居有一家父母,早早為女兒買了一架鋼琴,為兒子買了一把小提琴,結果兩小都不愛學。小提琴便放在那里生灰塵,鋼琴也只有當時家中尚未買琴的我常去彈。

那印象太深刻了!對自己孩子便不想犯同樣的錯誤。一開始,兒子學琴是用我的電子琴練。老師初次開學生演奏會,他在家里練,大小聲全憑記憶,表演時才發揮出真正的感情。只記當時聽到音樂在他心里有一股細膩,才覺得彈電子琴是有點委屈了他。當即便決定買琴。那是他學琴一年后。

買了琴,第一件事便教他:鋼琴不是玩具,所以要小心保養、使用!每次彈前要洗手,這樣鋼琴可以用很久!這樣交代,是希望他對昂貴樂器有一種慎重對待之心。

對女兒也是,笛子租了一年,才改為購買。當然,也是同樣教導小心維護,因此每次吹完,女兒都細細地用布擦拭干凈。

但初上課時,孩子就是孩子,一定都有不定、偷懶之心。和先生一人陪一個,先生學過中國笛,他陪女兒;我學過鋼琴,便坐在兒子身邊和他一起彈。我們是用好玩的態度來陪伴,怎么說這也是一段親子時間。

一年后,練習已有了習慣和模式,確定他們有繼續學習的意愿,便各自買了樂器,開始放手讓他們自己練。兒子因為實在太愛鋼琴,從來無需催促。倒是女兒,有時會推拖撒賴,不愿意練。

有一天終于受夠了,和先生把她找來坐下好好談。告訴她:要學便要有樣子,否則就干脆不要學!

聽了我們的話,她有點不可思議地睜大眼問:如果我不學,那不是對弟弟不公平嗎?因為他還是要學琴、彈琴呀!

喔?她倒挺體貼的嘛!居然學樂器還有體貼弟弟的心。馬上找來弟弟問,如果姐姐不學笛,對他有什么影響?他無所謂地說:我不在乎,我喜歡彈琴,我還是會練!

好,弟弟撇清了,女兒又開始有其他的不安,她說:可是,可是,如果我不吹笛,你們要怎么辦?

我大笑,告訴她:我們怎么辦?沒怎么辦,你學是為你自己!如果你想學又不練,我們因為繳了學費才會生氣。如果你不學,平時想吹就吹,不想吹就不吹,我們無所謂,皆大歡喜!

這回答顯然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一時舉棋不定。我便說:你想一下好了,想學便告訴我們,但是以后練笛便不可拖拉,否則干脆別學,省得父母花錢找氣受!

她決定考慮三天。三天后,告訴我們她想學,到功課太多找不出時間為止。自此,我們便沒再為練笛之事操過心。

而且不管我們在不在家,他們姐弟倆一到時間,便有樂聲飄飄從屋內傳出來。有時從外面回來,聽到家中仙樂處處飄,心中難免感動,這才是孩子真正為自己學。

當然孩子并不清楚,父母從不指望他們學音樂會成。我自己不就明擺著一個例子在眼前?我們都不是音樂天才的料。學音樂,是希望他們在生命中多一個出口,可以表達自己的感情,抒發不快的情緒。甚至可能的話,用音樂來事奉上帝。

有時,我也會提醒他們:音樂是為上帝吹彈!拜托,千萬別讓上帝聽來很痛苦!

他們大笑,我則常在心中默默地期許:

孩子,父母不期望你們走父母的路,彈唱父母的歌。這是你們自己的路、你們的歌!所以要好好走出一條路,好好彈吹出喜愛的歌!

父母祝福你們!

 

本文轉載自天父和我愛著你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