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愛堂攝影團契第九期教堂專題攝影

2021-08-02 11:29:36

蘭躍鋼弟兄

為了展現教堂是承載基督教信仰宏偉而神圣的建筑風貌,追憶我市教堂承載傳播信仰、歷史沿革和改革開放以來教會發展及建設的成就。圣愛堂攝影團契于202162日在倪瑞牧師事先的協調下,攝影事工組一行5人以自駕的方式前往我市西部地區的大足、雙橋、榮昌、永川教會進行“第九期教堂專題攝影”和采訪活動。其教堂分別是大足區龍水鎮榮光堂、珠溪鎮恩光堂、雙橋基督教堂、榮昌區基督教禮拜堂、永川區基督教福音堂。

 

大足教會

 

大足教會包括大足龍水鎮榮光堂、珠溪鎮恩光堂、雙橋基督教堂、龍崗鎮公益會福音堂(本次未拍攝、采訪)四個獨立的教會。各教會對外的全稱都是基督教活動點管理小組,這是當下教堂建筑規模和教會教牧人員規模未達到設堂要求而設立。(在敘事中皆以堂為單位)大足龍水鎮榮光堂、珠溪鎮恩光堂、雙橋基督教堂他們沒有歷史沿革,既沒有傳承一百多年前的教會在1979年改革開放落實宗教政策的淵源也沒有信徒代際關系,教會的興起是當代改革開放的產物。只有龍崗鎮公益福音堂(本次未拍攝、采訪)是有歷史沿革。

 

大足設縣已有一千二百多年,其隸屬關系和區域劃分變動頻繁(四川、重慶),大多數隸屬于重慶。特別是1949年以來。1974年當時的四川省革命委員會為了“建立大足汽車制造廠”將大足縣的雙路公社和元通公社若干個大隊劃歸新置之行政區,由重慶市直轄,并以雙路、通橋兩公社首尾各取一字,以“雙橋”二字作為新置行政區。2011年經國務院批復同意重慶市調整部分行政區劃,撤銷雙橋區和大足縣,設立大足區。同時成立重慶雙橋經濟技術開發區。2016年經重慶市政府批準為大足高新區。再有大足改革開放10年后所興起農村家庭教會發展在地域上和性質上基本相同,所以雙橋區教會一并納入大足教會。

 

大足,始建于朝乾元年(公元758年)以“大豐大足”之意而名,是重慶西部是一座物產富饒和歷史悠久、文化多元的名城。始鑿于公元七世紀初期大足石延續幾個世紀,成為當今世界的歷史文化遺產。當近代基督教文化(包括天主教會)傳入使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增添了新的文化內涵。但同時也帶來了近代在這座歷史名城文化多元的碰撞,有了近代的清光緒年間的“余棟臣三打教堂,所謂的反洋教”,在中國近代歷史上中國內陸西南部重大的“大足教案”。載入中國近代重大“教案”之一?!按笞憬贪浮痹缬诹x和團的“扶清滅洋”運動(1899年)。19世紀的中國是極其封閉落后的農業社會與剛剛傳入中國的基督教文化存在著普遍的文化沖突,甚至成為“文化”、“制度”直到“器物”全面的沖突。義和團反“西化”的最主要對象就是所謂的“洋教”,最表象的就是拳民與教民的沖突…… “大足教案”始于光緒二年(1886年),斷斷續續歷時12年,就是“拳民拆教堂所引發一系列的暴力事件在文化、經濟利益沖突現象在內陸的一個縮影。

 

今天大足三個基督教教會(不包括現在龍崗的“公益會福音堂”和現在家庭教會)的興起,在我們的專題教堂攝影和采訪中這三個農村教會既沒有傳承一百多年前的教會在1979年改革開放落實宗教政策的淵源也沒有信徒代際的關系。而是當代中國重大轉折在四十多前的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后的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由當地的村民外出打工皈依基督教信仰回鄉和江浙沿海等城市基督教信徒來大足傳播福音、牧養共同興起的農村家庭教會。在三十多年生存和發展中逐步分別出若干個相對規模的農村家庭教會,在當地政府介入和市“兩會”引導下有三個有一定規模的家庭教會被納入了重慶基督教三自愛國委會下的教會。

 

大足龍水教會—榮光堂

 

大足龍水鎮榮光堂、珠溪鎮恩光堂,他們本為一家農村家庭教會發展而來,也是大足始建最早農村家庭教會

 

榮光堂坐落在大足龍水鎮幸光村11社,20204月才建起的一座240平方米(12X20米)黑瓦粉刷黃墻的非常簡樸、寧靜長方形式的中國傳統瓦房,教堂的大門不是開在房正面,而是開在長方形房的側面,最大限度利用室內空間,門前設了一個一米左右簡樸的門檐與教堂大門與之相連,簡樸不失莊重。大門右側豎起的是“五星紅旗”。房頂及四周沒有豎起十字架和十字架標志,(政府考慮到周邊幾十米有一所中校,大足一中)這也許是現在處境下建教堂特色。圣殿內的裝修也非常的簡潔樸素,平面的吊頂數條平行的內式燈延伸整個圣殿,從門望去圣臺上的十字架非常的有透視效果;銀白色的燈光和全新的棗紅色座椅對稱式的分列左右兩邊與圣臺居中的十字架形成了莊重、肅穆教堂氛圍。寬敞明亮的教堂可容納近三百人的崇拜。這座以中國傳統瓦房建筑的教堂投資90萬元,這對于以農村家庭教會起家的教會是一筆不少的資金。他凝聚多方的奉獻、捐資和借貸。這其中有教會自有資金18多萬元、溫州弟兄陳恩光捐資25萬元、原舊房拆遷賠償款12.5萬元、借弟兄姊妹17萬元、借重慶市基督教圣愛堂5萬元、貨款10萬元。目前已有一個傳道人,何亞君(女)傳道,當地人,由教會推薦就讀于重慶圣經學校第三屆畢業(20142017)?,F主持該堂全面工作。教會牧養近二百當地村民,以老年人為主。榮光堂.jpg 大足龍水教會—榮光堂


大足教會—珠溪恩光堂

 

珠溪教會是大足最早家庭教會發源地,三十多年成長、發展,目前已分離出兩個獨立的教會(龍水榮光堂、珠溪恩光堂)。今天的珠溪恩光堂坐落在珠溪鎮玉灘村6社一所小學舊校舍,由于該小學搬遷,在2005年以5萬元作價把舊校舍賣給了珠溪教會。占地990平方米的獨棟瓦房成為珠溪教會的教堂,在2018年花近100萬元經過重新修繕和裝修成為今天的教堂。長方形的瓦房正門上方房頂是一個底邊十來米的三角形屋頂,居中于重疊在梯形上,形成屋頂與屋頂的重疊結構。三角形頂部豎立十字架和房屋正面和后面墻體安裝各四個高約3米、寬1.5米的上方橢圓形玻璃窗。外觀形成莊重,寬厚、樸素,具有中國特色的瓦房教堂風貌。這在重慶農村難得一座硬件較好的教堂。目前珠溪教會已有一個傳道人,唐代春(男)第三屆重慶圣經學校畢業(20142017),現在該堂牧養近二百當地村民,以老年人為主。但近十年來信徒有減少的趨勢。恩光堂.jpg

大足教會—珠溪恩光堂



             雙橋基督教堂

 

20171月教會以自有資金50萬元,借市“兩會”5萬元購得雙橋雙龍路東路32號一棟占地190平方米老式獨立兩層的水泥結構房屋,樓下是禮拜堂,樓上作其他用途,樓層與樓層外墻中間作一個很簡單長約三十多米,高約二米的外墻隆起的箱體式裝飾作為教堂名稱背景,“基督教堂”和“十字架”標志。圣堂內裝飾也非常簡單,圣臺背景以一張彩色藍天白云配已花卉圖案和“十字架”、“以馬內利”。禮拜堂長條矮凳整齊排列,形成了農村式的聚會特點?,F在教會沒有傳道人,是由一名已在該教會服侍了十多年的劉XXX姊妹負責教會的全面工作。受洗、圣餐、講道等圣工都由兩會指派牧師、傳道。教會地處原重慶紅巖重型汽車工廠周邊,由于該工廠的搬遷,對信徒的流失產生很大的影響,目前牧養約一百人左右。

雙橋基督教堂沒有和榮光堂、恩光堂有派生關系,但都是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興起的家庭教會,沒有歷史沿革,沒有代際關系,是由當時浙江蕭山在重慶牧養的家庭教會,(具體人信息不祥)早期完全靠弟兄姊妹家里聚會禮拜,在二十年來的時間里都沒有固定的教產。2004年在雙橋的火炬村的一個廢棄的豬圈臨時搭建房屋來作為教會場所,數年后又靠租房來維持教會的生存,直到2017年才有了自己的教產。2007年,教會得到縣民宗辦正式的批準為重慶市“兩會”的教會,更名為“雙橋基督教堂,雙橋基督教堂.jpg

 雙橋基督教堂


恩光堂、榮光堂、雙橋基督教堂,從小小的農村家庭教會一路走來已近30個春秋,在2007年已發展成三個獨立教會。

 

在上個世紀八年代末大足就有了家庭教會,他是由當地村民外出打工皈依了基督教信仰,返鄉后建立了農村家庭教會,最早庭教會發起人是在1989年由當地村民唐明福在江蘇打工時信主后返鄉傳入大足并在珠溪水利鄉石堡四隊建立第一個由他主持的家庭教會,第一批信主有唐明學等五人。

 

到了1992年就在當地周邊發展到信主達200多人。并常邀請江蘇的傳道人董大學(信息不祥)來大足牧養,此時其規模迅速擴大,已向周邊的龍水鎮的高坡等地發展。到了19954月已選出第一屆12人執事,他們分別是:陳中碧、何清秀、唐吉超、何德學、趙伯群、余家秀、賀延鳳、唐明學、張德中、席仁英、徐元素、劉漢江。當地政府對當時家庭教會持不認可狀態,但并沒有強硬態度,所以有了半明半暗的生存狀態,這為他們教會的生存發展提供較為有利的條件。

 

19955月,從新疆退休的胥術富(四川射洪人)和妻劉漢月(其娘家在龍水鎮)反鄉加入珠溪家庭教會,并邀請他們在新疆信主認識的陸建中(信息不祥)來珠溪家庭教會牧養,胥術富、劉漢月夫妻的加入,使家庭教會的聚會點迅速增多,1995年至2000年間,胥術富、劉漢月在龍水鎮、珠溪鎮成為實際這兩地的家庭教會負責人,并建立若干個相對固定的聚會點,成為日后來獨立教會打下基礎,。

 

家庭教會的牧養主是靠自身教會和邀請外地信徒和傳道人來大足家庭教會牧養,如溫州的陳付安在重慶開辦的圣經學習,主日學等(信息不祥)。此時在龍水鎮,珠溪鎮、雙橋等地約約50個家庭聚會點。參加家庭教會的人數已數百人之多。

 

由于教會規模擴大,教會在牧養、教會管理等諸多問題上出現了分歧,此時家庭教會內部就形成了兩派,一派主張教會走“三自”的道路,一派主張不由政府管轄,繼續家庭教會。以溫州來大足的陳付安為首反對派(龍水:維群、唐均德、李向青、伍中文、伍金等人)迅速分離出去,繼續成為家庭教會。而愿意走“三自”的家庭教會積極與市、縣民宗辦協調溝通,并積極申請成立大足“基督教兩會”。20014月向市、縣呈報關于“大足成立基督教兩會”報告,同年6月又向縣呈報了關于“教會申請注冊登記”報告,直到2007年才得到市,縣民宗辦才正式的批準。

 

2000年至2007年期間上述這三家教會在當地的家庭教會中實際已經得到了當地政府的默認。在2005年開始榮光堂、恩光堂家庭教會(當時還是為一家教會)就籌款購置房屋建教堂。在購房中都得到當地的鎮、鄉、政府和村委員會的支持,先后購得龍水鎮“黎明小學舊房480平方米(2005年),后由鎮政府置換至龍水“復隆轉角小學舊房500平方米,后因拆遷又臨時購買活動板房作為臨時聚會點和購置珠溪鎮小學搬遷所留下的舊校舍。由于規模的擴大,龍水和珠溪也相距十多公里和一些分歧, 2005年由一個家庭教會分別成立了兩個獨立兩的家庭教會,即今天的榮光堂、恩光堂。此時市“兩會”也參與當地家庭教會的引導, 市“兩會”縣民宗辦等前后數次對家庭教會信徒組織參加市“兩會”的“圣經”、義工培訓;教會事務管理等各樣的培訓班學習,同時派牧師來家庭教會講道,指導他們如何規劃教會的圣工,事工的管理等。并在2014年選送了兩名當地信主的年青人在重慶圣經學校神學習三年,于2017年畢業,他們現在分別職份龍水榮光堂,珠恩光堂。為今天兩個獨立教會打下硬件和軟件基礎。

 

2007110日縣民宗辦正式批準成立了大足縣珠、龍水、雙橋為獨立的基督教活動點,(批準文號(大足民宗[2007]3號))。

 

大足龍崗公益會福音堂

 

大足公益會福音堂并未在這次專題攝影中拍攝和采訪,但我們通過信徒提供的資料,在此簡約介紹。

 

“大足縣志”記載,大足縣基督教的“公益會福音堂”(屬于哪家外國差會不祥)創建于民國2年(1913年),座落在大足西城(今龍崗街道辦事處)中山西街60、62號。60號為磚斗平瓦房,一共5間,為傳教士駐地,62號磚木結構尖頂瓦蓋教堂,約400平方米,民國2年還辦有小學一所,菜地數十畝。首位主教王乾;第二任主教王九江。因歷史原因在1949年后停止一切就宗教活動,所有教產、房產、土地,均由政府相關部門接管、接辦,教會、房產一部分由其他部門或單位租用、占用,一部分出租作住宅;到了1988年宗教科的趙宗印將60號傳教士住房以5000元賣給了住戶雷文芳;2000年,大足縣人民醫院為了擴建,“公益會福音堂”屬擴建范圍,經宗教科同意拆遷,縣人民醫院把約400平米的教堂拆建后歸還了一套120.89平米的房子,位置在縣人民醫院門診右側墻外。這套房不久又被大足區宗教科便賣。

 

為此,當地信徒代表從2008年以來,多次通過信訪到縣府、縣委及統戰找過相關人員協商,要求歸還“公益會福音堂”教產,統戰部也曾給予了相關回復,但對于“福音堂“的歸還直到如今都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和結果。當地信徒現在是靠租用房屋作為臨時的宗教聚會場所。目前該教會還是作為重慶市“兩會”下的一個基督教活動點管理小組。

 

20197月開始,市“兩會”委托重慶市基督教圣愛堂倪瑞牧師親臨對大足教會的四個基督教活動點管理小組循環每月一次定期的圣工、事工輔導和幫助到至今,兩年多來給大足教會在牧養、教會管理帶來日新月異的變化,為重慶的農村“牧養神的教會”樹立了榜樣。

 

大足教會的歷史沿革,最有影響的就是大足教案,他是當年基督教文化與傳統文化發生普遍沖突的一個縮影。今天大足教會的興起主要是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重大歷史轉折所帶來的歷史機遇,他是重慶農村家庭教會演變、發展的一個縮影。

 

榮昌基督教禮拜堂

 

榮昌這座賦有海棠香國雅稱的重慶西部門戶城市,具有悠久的歷史,在春秋時期就為巴國屬地,到了明朝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更名為榮昌縣,寓繁榮昌盛之意。近代當傳教士把基督教信仰傳入榮昌,更給這座悠久的歷史城市增添了新的文化內涵,福音種子也隨這昌盛之意而旺盛。

 

基督教新教始于1877年傳入重慶。榮昌基督教的歷史可追述到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美國基督教差會衛理公會在榮昌傳教的歷史。歷史上美國基督教差會“衛理公會”在榮昌的教會屬“衛理公會華西年議會”在四川的成都、重慶、資中、遂寧四個教區中的資中教區的榮昌牧區,而非重慶教區。自1983年由于行政劃區調整,榮昌縣隨原江津地區劃歸重慶市。

 

榮昌基督新教在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由美國基督教衛理公會傳教士滿里夫婦傳入,經過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在美國基督教衛理公會的支持下于1907年創辦榮昌福音堂,并開辦德化小學、淑貞女子小學等11所學校及幼兒園,在此期間建了榮昌縣城關鎮(縣城)福音堂、榮昌縣吳家鎮福音堂、榮昌縣安富鎮福音堂、、榮昌縣昌元鎮福音堂、榮昌縣合清鄉福音堂,修建費用、牧師薪資、教育經費、教師薪資皆由美國差會全款發放。到了1916至1936期間,當地富裕階層向教會捐贈銀子甚多,教會購得田土,并將田土出租和田土買賣從中獲利頗豐,此時美國衛理公會差會給教會的經費至少減少了三分之一。也對教會自養提供了一定物質保障。這一時期是基督教在榮昌最興旺時期之一。

 

1949年,歷史發生了重大轉折,1950年榮昌基督教教會在各鄉鎮堂點紛紛停止活動,傳教士離開中國回國或去香港、新加坡等地,中國的教牧人員也各奔東西離開教會。原教會所辦醫院、學校交由政府相關部門接管、接辦;教會房產一部分由其他部門或單位租用,占用,一部分出租作住宅;原教會所屬農村田土在土改中按政策全部歸屬農協會;原設于農村鄉鎮的小型堂點房屋被拆除。只留下林名釗牧師(中國牧師)留守教會殘余房屋維持家庭生活并象征著榮昌教會的存在。

 

1979年又是中國歷史上重大轉折,結束了以階級斗爭為綱為代表的“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成為時代社會主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主旋律。

 

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在貫徹落實黨的宗教政策下,歸還了榮昌縣基督教教產600平方米房屋。(1949年前美國“衛理公差會在榮昌的教產遠非如此數目,還不包括學校、醫院的房產)。1994年11月6日,由信徒黃亞民自發家庭聚會獲得政府批準,榮昌基督教活動場所福將沿襲美國衛理公會在1949年前在榮昌城關鎮(縣城)福音堂,但更名為榮昌縣基督教禮拜堂,并搬至北門興隆街21號公開聚會。

 

2001年,因舊城改造,拆除了基督教活動點,基督教禮拜堂遷至昌元鎮昌州大道中段591號,信徒自籌資金29萬元購買一棟廢棄倉庫,并改造為基督教禮拜堂。即今天的榮昌區基督教禮拜堂。

 

2004年,榮昌縣基督教禮拜堂在重慶市基督教兩會的支持下,經榮昌縣人民政府批準后正式對外開放,先后成立了榮昌縣基督教禮拜堂管理委員會和榮昌縣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

 

在此期間,榮昌區基督教先后由劉佰茜姊妹、向國華姊妹擔任負責人,楊順建牧師、汪濤牧師負責牧養工作,自2017年起,由第三屆重圣經學校畢業的伍小惠傳道管理、牧養全面工作至今。并擔當榮昌區基督教愛委會主任。教會在伍小惠傳道主持下,設立了安富、廣順、新峰、益民、雙河五個臨時聚會點,逐步改善了教堂落后的面貌,提升了信徒信仰素養,提高了基督教在榮昌社會影響力,現在教會牧養4、5百人,常年在主堂禮拜有100多人,以中老年人主。

 

現在的教堂幾易其址,現坐落在榮昌區昌州大道中段591號,一棟兩層樓非常簡易的樓房夾在左右兩側高出教堂數十米兩棟陳舊的老式樓房的前頭,排列無序的電線網隨意地掛在樓房的墻上和橫豎地懸空在樓與樓之間,加之幾乎樓房的每扇窗戶都安裝的防盜網;地面雖硬化但又有些凹凸不平,院落停滿車輛,形成一個狹窄零亂院落,教堂就坐落在這院落前頭,與左右兩側的樓房形成巨大的落差,露出一片天空,教堂圍墻門上方一個三角形造形支架上豎起的“十字架”正好與天空呼應。

 

教堂有一米開外的圍墻,圍墻內數盆花木擺放在房檐屋角似如園林中的幽徑引向樓上的禮拜堂和樓下的靈修室,與墻外形成天壤之別。

 

樓下主要是靈修室兼會議室,共三間,進門是一間小小閣樓似的,各樣的事工報告都整齊的藝術性的上墻??客鈧鹊撵`修室是一間與主樓底層往外伸延約40、50平方長形房間,房頂是透光材料,陽光能穿透房間。崇拜靈修一些大事記,如“年會年歷”“節期色彩”等都藝術性的上墻;墻上書臺、古樸壁畫;長條式的桌子配線條感、色彩感鮮明的椅子都很好地烘托出這小小的靈修室寧靜的靈修氛圍。

 

靠內側的靈修室兼會議室,約四、五米的長條桌上是潔白臺布,兩側桌對應座位方擺放著《圣經》和《詩歌》;白花、綠葉的梔子花插入兩瓶靠左右兩側黃金分割位的大口陶瓷花瓶,顯得特別的清新而淡雅;有罩的室內燈下掛著一個用鐵絲外纏細麻造型簡潔的魚,寓意“得人如得魚一樣”;臺上墻上中間掛著三根杖,下向是一個有潔白臺布的小方桌,桌上放燭光,寓意“神跡、權柄、三位一體的神和光;仰望屋頂是一幅臨摹具有濃厚宗教色彩的《西斯廷教堂穹頂畫〈創世記〉》的局部畫(上帝造人)。整個靈修室顯得非常的別致而古樸、濃厚的宗教色彩;臺上兩側多媒體電視屏幕和靠左側有方格花紋窗下一字排開數張小方桌,又不失現代氣息。

 

約一百多平方米的二樓禮拜堂,簡潔的平面吊頂,老式木制長條靠背椅,整齊排列在左右兩側,簡潔而莊嚴;銀白色“十字架”并未設置在圣臺居中的位置,而是設置在整個圣臺潔白背景墻右側的黃金分割線上,其背景墻中間銀白色的經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睂⑿叛龅纳袷ジ泻退囆g的高貴感融為一體。

 

教堂內外的差別從一個側面體現了如今處境下教堂建筑的現狀。

榮昌基督教堂.jpg榮昌基督教禮拜堂 


永川基督教福音堂

 

永川位于長江上游地區,重慶市西部的一個中心城市。公元776年置縣,因“城區三河匯碧”形如篆文“永”而得名。近代當傳教士把基督教信仰傳入永川,猶如給這座歷史上因“三河匯碧”又匯集一川,從此川流不息的江河將永遠地流過這座城市。

 

美國基督教差會“衛理公會”傳教活動于1900年傳入永川,并成為美國基督教差會“衛理公會華西年議會”在四川的成都、重慶、資中、遂寧四個教區中的重慶教區的一個牧區——永川牧區。

 

永川牧區1900年開始建一座城關鎮(縣城)東順街福音堂開始陸續建有永昌鎮四保六段福音堂、永川陳食家鄉福音堂、銅梁板橋鄉上街福音堂、來蘇福音堂、大安小街子福音堂;牧區曾興辦有同文小學,1940年日機炸毀終止;華美(懿德)女子小學,1944年停辦;助產所,1950由永川人民醫院接辦。1949年前共有農村田產270挑(擔);由于歷史原因到了1949年后永川牧區的教產幾乎全部被占用作他用,其記載有:農民租用34間;縣委招待所占用12間;織布廠占用8間;大安福音堂被鄉公所、區公所占用;來蘇福音堂被改為倉庫;城關福音堂1960年改建為縣委會議室。到了1951年傳承下的中國牧師有何輝遠、林明釗(男 1909年生 資中人 1941年華西神學院畢業1958年參加永川棉織廠勞動。1980 年退休。 “文革”中經手將永川教會的教產交出給各有關單位)。和周少誠三人。他們是1949年前永川教會見證人之一。

 

今天的永川基督教福音堂在歷史上是美國基督教差會“衛理公會”華西議會重慶教區的永川牧區。稱“衛理公會永川福音堂”。永川福音堂建于光緒26年(1900年),是衛理公會在永川的教會中心,由于歷史原因在1949年后永川就基本停止了一切公開的宗教活動。直到上個世紀改革開放的1985年隨著落實黨的宗教政策的深入,加之永川家庭教會的興起,政府為了引導家庭教會,使全縣基督教活動規范化,經永川縣政府研究確定在原衛理公會福音堂舊址東順街49號為福音堂歸還原教堂一部分教產,開放基督教的宗教活動場所,同年成立永川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   

 

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永川區基督教會合法規范管理登記的基督教堂點場所共有4個,分別在永川城區福音堂、仙龍鎮教會及粉店村聚會點、五間鎮教會、大安街道教會;全區共有教職人員3人,分別是  涂黎明 男 1974/12生 永川人 1997/2000年四川神學院??飘厴I后在永川教會( 傳道2002/11/30按立副牧職現任主任牧師); 張順貴 女1964/09/23生 永川人  1997/2000年四川神學院??飘厴I后在永川( 教會牧師); 周世偉 男      年生  永川人  1999/2002年四川神學院??飘厴I后在永川(教會牧師)。 

 

目前全區正式登記受洗入冊的信徒有500多信徒(主堂約300人)。詩班二個,禱告、青年團契;查經小組、門徒、老年識字班。隨著永川區城市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進駐城區,永川區基督教信徒也日益增多,現在福音堂無法滿足容納眾多的信教群眾過正常的宗教生活;而且教堂面積狹小,教堂都在樓層上,又沒有消防通道,存在著嚴重的安全隱患。多年來教會一直在請求黨和政府幫助移址新建教堂。

 

今天的教堂是坐落在東順街49號綜合樓。教堂在1998年被定為危房,于1999年在原址上重新修建,(多家產權單位)2000年12月建成使用,總建筑面積為860平方米的綜合樓,第三、四層樓為教會教堂及會議室,建筑面積為215平方。在此街還算不錯的建筑,整棟樓豎向中間有“福音堂”標記, “十字架”豎立在房頂中間,貌似整棟樓皆為教堂。如今的永川的東順街狹窄零亂而破舊的一條約一公里背街。與近幾十多年來永川從縣城建設發展成都市的那些富麗堂皇高樓林立相比簡直是破爛不堪,但禮拜堂、會議室簡潔明亮,莊嚴神圣與墻外形成形成天壤之別。

 

老式木制長條靠背椅,整齊排列在左右兩側,簡潔而莊嚴;圣臺是一幅色彩鮮艷帶圣誕樹花紋、中間印有“十字架”的背景墻、兩側擺放著圣誕樹、講桌有鮮花點綴,又有一種喜樂的氣氛,使整個禮拜堂添加了喜慶色彩;禮堂兼會議室寬敞明亮,藍色折疊椅給整個空間清新的感覺;橫梁與橫梁之間凹陷屋頂是數幅臨摹具有濃厚宗教色彩油畫,在清新中又不失禮拜堂宗教的景象感。永川福音堂.jpg

 永川基督教福音堂

攝影鏡頭所定格這二座城市教堂風貌,教堂內外的差別(表劣內秀)從一個側面體現了如今處境下教堂建筑現狀。

 

永川、榮昌、大足都相互毗鄰,在地域的自然要素與人文因素是一脈相承,基督教的文化的傳入在這三地都是幾乎同一時空,(不包括天主教)大足“公益會福音堂”是否屬同一差會有待考證。但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三地所形成的基督教文化有所差異,永川、榮昌幾乎是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重大歷史轉折落實黨的宗教政策后恢復歷史教會的產物。大足是上個世紀八十代末九十年代初所興起農村家庭教會,既沒有傳承者的代際關系;也沒有沒有因1979年改革開放落實宗教政策的淵源,是自辦家庭教會走向“三自”辦教的道路,這一歷史現象區別于永川、榮昌基督教文化。大足龍崗“公益會福音堂、榮昌?;浇潭Y拜堂、永川基督教福音堂雖有承襲一百多年前的歷史教會,但并無傳承者的代際關系,這一點在1949至1978年的歷史中找到原因。經歷了一百二十多年以來在這三座從縣城到都市所穿越時代的重大歷史轉折、變遷,是重慶始于1877年以來西方基督教差會在重慶縣城傳入、發展、變遷、演變的縮影。線性歷史,見證今昔。